法甲

刀啸天涯 第二卷万里之行 第十九章飞鹰崖

2020-01-19 12:02: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刀啸天涯 第二卷万里之行 第十九章飞鹰崖

彭越城和飞云城之间虽有山林荒野,但期间多为猛兽,而凶兽为数不多,就算有也只是普通的一阶凶兽。两座城市间也有许多村落、小镇,苏浩诱导青竹帮的岔路就是某一个想南山镇一样的小镇通向城市的道路。不过在飞鹰涯周围五十里是没有村落的,因为飞鹰涯附近山岭险峻,不适合人们居住和耕种。

苏浩在山林中望了望天空的天阳,以它为引导快步穿行在山林间。苏浩一棵都没有闲着,将迷踪步运用在脚下,而那些路上的枝丫等障碍就是躲避的目标。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要有收获便要有付出。正午的太阳十分火热,苏浩在山林中历练一个多月,这一出来也是七月份,七月的正午那是有些火热。山林中身上的衣衫略有些划破的苏浩进入忘我的奔跑之中,残卷的《迷踪步》被他运用得十分纯熟,迷踪步虽然不是长途奔袭的步法,但苏浩悠长的内气弥补了这一点不足。

走的人多了才会有路,苏浩一路狂奔,所过之地明显少有人经过,郁郁葱葱的杂草丛生。一口气奔出几十里,苏浩满头大汗的瘫坐在一棵大树下,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苏浩现在就是最好的写照。其实如果只是奔跑不会这样累,但一路穿梭要躲避路上的障碍物那就十分消耗精力,这也幸好苏浩习练《敛息诀》的第一篇精神力的到锻炼。

在苏浩正悠闲的坐在大树下休息的时候,官道上的好戏还没有结束。

“老匹夫!是你杀了我侄儿”冲动无脑的朱弘在看见那匹受伤的马匹后早就确定这马车上就是自己要找的仇人,那还去管报信的那倒霉蛋说杀人者是一个头戴黑色斗篷的人。

赶车的老者看上去像个车把式,但这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赶车老者在朱弘第二声老匹夫的时候已经冒了真火,冷冷的望了一眼朱弘,然后只见赶着的马鞭看似慢吐吐轻飘飘的扬起,马背上嚣张的朱弘像个木头人一样直接背着一边抽中,毫无躲避。马鞭上发出一种奇特的力量,将通窍五重的朱弘的全身真气禁锢,朱弘像个稻草人飞起然后再到路边的杂草中摔了个狗吃屎。

“哼!”赶车老车抽完鞭子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轻轻的抽向马匹,两匹骏马拉着马车再次上路。

马车上坐着的人从头到尾没有发出声音,其实主要是马车上有一个隔音灵阵。马车上坐着两个人,一老一少,一位头花花白的老妇,一位十三四岁初长成的少女,不过此时少女像是正陷入睡眠之中,而头花花白的老妇心疼的望着躺在身旁的少女。而朱弘得大喝只是让马车中的老妇邹了一下眉头,然后马车有继续向前奔走。

道路的杂草中无脑的朱弘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此时的朱弘满脸的惊恐,早没有开始的嚣张之色。赶车老者那一鞭看似轻巧,但落入朱弘眼中就是无尽的压力和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抽飞。不够老者的古怪真气只是一瞬间,落地不久朱弘便满脸恨恨的爬了起来。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不一会一位五十多岁的镶嵌金边的黑衣武者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一群好手快马追赶而来,这最终而来的正是十分悲怒的青豹。

听见这急促的马蹄声“喻!”青豹远远看见那大道中间那匹朱弘所骑的马匹和正从杂草中爬起来的朱弘。

远远的朱弘见到自己的内弟大喝道:“老三!”

朱弘一开始的心神完全被赶车的老车这一鞭子全部吸引住完全没有注意青豹的到来。

青豹一见知道自己的内弟吃了亏,立马快马加鞭的向前奔跑,一群人将这马车拦截住。

马车停下,马车内的老妇人也察觉出问题,轻声喊道:“刘伯又怎么了?”

“小姐,有一群黑衣人拦着不让过。”赶车的老者闻言回道。

青豹见这赶车的老车有些熟悉,疑惑的问道:“老先生有些面熟,不知道这一路有没有见到一个身穿黑衣戴着斗篷的人经过。”

“哼!老夫,刘光,今日没有见到过什么黑衣戴着斗篷的人”赶车的老车有些不满的回到。

在老车回话的时候,马车的少女也醒来,马车中的老妇人直接拉开帘子探出头来。

一旁马上的青豹听见刘光二字打了一个哆嗦,再次仔细的打量着这辆马车,原来马车上真有一个大大的韩字,青豹一开始被完全被自己的内弟狼狈样吸引,完全没注意到这辆朴素的马车。

原来这马车上的人是彭越城城主府韩家的马车,刘光声名不显刚好是韩家的一位老管家,一身实力强横,有着凝元一重的实力,这完全是和黑涯郡郡守一个实力的强者,确是彭越城城主府的一名管家,可谓是远近闻名。

再听到刘光的名字,跟随而来的黑衣人在青豹的示意下让出大道,后退到马车十米以外等候。

在人员撤离的时候,青豹下马诚惶诚恐的说道:“飞云城青豹见过彭越城城主夫人、见过刘兄。”

原来在听见刘光的名字,青豹便认出马车上掀开帘子探出头来的老妇人,这老妇人名叫花篱是彭越城城主夫人。因为这刘光便是因为年轻的时候,这马车上的妇人救命之恩委身城主府做了一名仆人。

“原来是飞云城青竹帮青帮主,不知为何这么急匆匆?老妇人温和但让人无法拒绝的问道。

“禀告夫人,小儿青涛今日惨遭一戴斗篷的黑衣人杀害,便一路追踪到此,这黑衣人便是骑着我青竹帮的马匹逃脱的”闻言青豹回道,并指了指一旁曾今受伤的马匹。

老妇人听闻此事叹息道:“青帮主节哀,这马匹是不久前从后面追上来的,我孙女见马匹受伤,便要将它包扎一番,这匹马不知何人刺伤然后一路狂奔过来的。

青涛闻言大喝道:“遭了上当了,青涛谢过夫人!”

青涛一听老妇人言便猜测这凶手势从那天岔道离开,大喝后,上马调转马头追捕而去。

苏浩在山林中奔走、休息,不过这山路实在不好走,终于在天要快黑的时候苏浩从山林中钻了出来,满头大汗的跳跃到官道上。

其实这也不怪苏浩,实在是这山林里的确有古怪,苏浩在一个大山谷里弄得晕头转向,耽搁了大量时间,主要是那个山谷居然是一个天然的阵法,让苏浩迷失了方向。

大道上过往的人员不多,苏浩在山林里换了装扮,一身朴素的灰色衣服,陌刀只露出刀首,来往的客商也没有在意,这么一个十来岁炼体四重的少年。

苏浩所在地距离飞鹰涯还有十里路,不过这儿有一片开阔的小树林,前往彭越城的商队武者全部都在这安营扎寨。

这主要是这飞鹰涯有一个奇特的景观,飞鹰涯有三条交错的峡谷汇聚到一点,而这个地方每天白天可以正常通过,但晚上就会有一种怪风吹过,人员和商队都难以在这个时候通过,因而这飞鹰涯两头都有一个落脚点,大家天黑前都是在落脚点安营扎寨。

而在野外商队在开阔地是最安全的,这样的地方难以隐蔽,盗匪也难以偷袭。

苏浩徐徐的走到一个边缘的位置,将后背靠在一颗大树上,掏出干粮和水慢慢的吃着。

在这个营地之中多为大小的商队,而独行侠只有几人,这最主要是飞鹰涯距离飞云城只有百余里,也只有那些负重大速度慢的商队才不能在当天通过。

夜风吹过,树林中安营扎寨升起很多篝火,各商队相互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但黑的喧嚣声远远的传播。

在小树林的一个角落停留着一辆外表普通的马车,马车旁升起一堆篝火,一身车把式的老者正在篝火旁烤着肉,另外篝火旁一位老妇人正在和十来岁的孙女说着悄悄话,少女好像十分的开心。原来这正是彭越城城主夫人一行,他们由于也是中午才出发,而且速度走的慢,因而晚上没有来得及通过飞鹰涯。

各商队煮着肉汤,除了警戒的人员,其他人正吆喝着大口啃得干粮,大口喝汤吃肉,商队的护卫人员还是很有警惕性,并没有在这荒郊野岭喝酒。

飞鹰涯十里外的小树林算是十分安全的露宿点,而那让人闻风丧胆的飞鹰盗一般也不会在靠飞云城方向向打家劫舍,而会选在明日一早过了飞鹰涯的地方,因为飞鹰涯另一边更加易守难攻方便伏击。

小树林的众人不多久便吃好喝足,各自安营休息,不过相互间还是警惕着,不过这放哨的人员多半是摆设。商队的护卫队习惯了这个安全扎营地点,而且才从飞云城出来,大家的精神好没有被危险刺激,绷紧那根玄。

苏浩吃好后边盘膝闭目养神,心中总感觉有些不舒服,苏浩抬头看了看周围,皱着眉头。苏浩的感觉很是灵敏,小心警惕的他不想那些常年在这条道行走的商旅,会把这个小树林当成安全之地。

实在无法静心的苏浩没有办法,在树林中有几人去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也悄然离开这个小树林。

没有人会注意这个小角色,只有那个和苏浩一样大小的少女对这个和自己同龄,但一个人闯荡的小子有些兴趣,但这也是有些兴趣而已。

少女注视着苏浩,不知在想些什么,但有奶奶在也不能去打探,只是那灵动的眼睛告诉别人,这是一个小恶魔般的丫头。

不过这少女倒是有着自己的玩具,其手上正在把玩着一个看上去十分陈旧,应该有些年成了并有两个巴掌大的木偶;木偶一共有五个,其余四个放在少女旁边的一个木箱子里,那箱子看上去也很陈旧。

而在树林中有一个满脸随时笑呵呵的老者,时不时的瞄着花篱、刘光主仆三人,眼中的笑意充满冰冷。而老者看上去十分黝黑,但其一双手看上去十分白净,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双手其实是带着一双特制做工精细的皮手套。

苏浩的感觉没有错,在飞鹰涯靠飞云城边缘的一个小峡谷中一群黑衣人正在峡谷中密谋,如果苏浩在的话,会发现这些人里面有一部分干练的人员的穿着和一身的气息和追杀苏城等人的黑狱组织相似。而如果有认识飞鹰盗的人会发现,这山谷中的黑夜人多半都是那盘踞在飞鹰涯作恶多端的飞鹰盗。而那个烈火刀之称的飞鹰盗大当家正老老实实的站在一个看似平凡黑衣人身后,正在听从黑夜人的安排。

一场阴谋像一张大一样正在笼罩着毫无知觉的众人,只不过在场不只是苏浩感觉有些烦躁,那位一身赶车车夫装扮的刘光也是乎感觉有些不对,但有着一身实力的刘光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告诉自己的小姐,晚上小心一点。远离小树林千米左右的苏浩终于没有那种心惊肉跳得感觉,但他不知道其实是你的,怎么也躲不掉!

济南市平阴县皮肤病防治所怎么样
深圳市萨米医疗中心怎么样
大庆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青海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辽宁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