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寂静王冠 第二百八十一章 达戈尼特

2019-12-04 07:2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静王冠 第二百八十一章 达戈尼特

看来皇家乐师团已经和那群黑乐师撞上了,双方大打出手。?壹?看书?1?k?a?n?s?hu只不过,在这种见鬼的地形里,恐怕双方都难言取胜,门一关上,便是另一个世界了,想要追杀都追不上去。

对比起那边的凶险万分来,叶青玄的一路简直堪称轻松平和,运气好到令人指。好似郊游一般,一路有惊无险的就已经越过了他们,走完了二分之一的路。

然后,他的运气好像用完了。

当叶青玄再一次推开门的时候,尘埃从顶穹上簌簌落下,随着铁门的推动,散落在地上的腐朽铜杯碰撞,翻滚,出清脆的声音,然后在少年的踩踏中分崩离析。

然后,叶青玄瞬间陷入了窒息。

就在庞大又空旷的大殿中,叶青玄看到了下一扇门――那庞大而狰狞的青铜之门。

青铜之门上雕刻着隐约的浮雕,像是无数人争斗的战场画面,可那画面早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下模糊。

令他窒息的,是那被钉在了铁门上的巨人。

就在铁门的中央,那战场的狂乱浮雕中,浑身覆盖着狰狞甲胄的魁梧男子被一柄巨剑当胸穿过,钉在了大门之上。

那狰狞的甲胄历尽岁月之后依旧折射着清冷的铁光,可铁光上却覆盖着鲜血干涸的污渍。从其中喷涌而出的血液早已经竭尽了,却留下如此污浊的痕迹。

不同于寻常骑士穿戴着铠甲,作为自己的防御,那一名高达三米的骑士却像是被囚禁在自己的铠甲中一般。

那铠甲的每一个关节和部分都铆定了巨大的铁钉,可供人穿戴的接口上却全都被烧化了的铁浆封死。

像是要以此为囚笼,将他囚禁在其中。

在看到他的瞬间,叶青玄头也不回地转身推门离开,可动作却僵硬在原地,因为背后的门已经打不开了。

而更加让人心悸的是……那细碎的声音仿佛将那一名骑士从沉眠中惊醒。在钢铁摩擦的尖锐声音中,它缓缓地抬起头,面罩之下。亮起了熔岩一般地光。

看向了少年。

迎着那一道毫无情感可言的目光,叶青玄遍体生寒,轻声念出了那个禁忌的名字:“达戈尼特……”

达戈尼特,圆桌骑士中最不为人所知晓的存在。既无战功赫赫,也无威名传世,甚至从没有过一官半职。

不像是兰斯洛特那样光芒万丈,也不像是高文一般品德高尚。他甚至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可以说,是所有同僚们嘲弄的对象。

以至于史学家都觉得:达戈尼特只是凭着自己妻子的裙带关系达到了圆桌骑士的地位。

直到他死去之前。都无任何值得留在史书中的成绩。

数百年前,亚瑟王召集了全世界的炼金术师,为自己打造了神器,石中之剑,也为自己的追随者‘圆桌骑士’们打造了绝世的铠甲,但唯有达戈尼特没有被赐予任何的东西。

他因此而失态,在殿堂上质问皇帝,令皇帝勃然大怒。亚瑟命令自己的炼金术师为这位‘小丑’穿上他‘应得’的铠甲,可盔甲所有的缝隙都被灼热的铜汁封死,永世不可脱下。

最后。亚瑟王亲手舀起沸腾的铁浆,从他的面甲上倒下去,将他烧死在自己梦寐以求的荣耀中。

可以说,达戈尼特的一生都好像小丑一样,至死滑稽。可叶青玄却依旧不敢有任何轻视:最水的圆桌骑士,也是圆桌骑士!

下一瞬间,他汗毛倒竖,

“亚瑟――!!!”

面甲之下,‘达戈尼特’终于从沉睡中醒来,出了狂怒地嘶吼。那声浪像是铁板一样扑面而来。回荡在封闭的殿堂中,令叶青玄头晕目眩。

达戈尼特拔出了胸前的巨剑,庞大的身体落在了地上,而面罩下赤红的独眼。却看向了叶青玄。

“……冤有头,债有主,哥们你觉得我哪里像亚瑟了?”

叶青玄欲哭无泪:“我哪里像你说啊,我可以改啊!”

回答他的是雷鸣一般的脚步声,铁靴于地板碰撞,火星迸。瞬息间便留下了十几个坑,笔直地向着叶青玄冲击而来。

叶青玄就地翻滚,感觉到巨剑擦肩而过,就斩落在地上。

‘就地翻滚’真是保命良招,没有它恐怕自己早已经翘毛了吧?在躲闪中,叶青玄还有心思胡思乱想。

‘铁骨’升级成‘任督’之后,度之快简直令叶青玄掌握不住,只是瞬间就跨过了数米的距离,灵活地闪到了巨剑的范围之外。

“亚瑟――!!!”

圆桌骑士的盔甲之下,达戈尼特再次怒吼,冲向了叶青玄……那姿态说不出好看,甚至可以说是连滚带爬,像是一条狗,但所显露出的疯狂却令人不寒而栗。

在他的手中,乱斩的刀剑在地板上留下了杂乱的裂痕,飞迸的石屑射在叶青玄的身上弹开,却像暴雨。

叶青玄手忙脚乱地躲闪,抬起手,咬破指尖。九霄环佩出清亮地旋律,以太变化,少年手指上的伤口中,丝丝血色涌现,如雾气一般袅袅漂浮在空中。

――波莱罗。

隐约的血色中,有月光酝酿,化作了千丝万缕,延伸向了四面八方,缠绕在达戈尼特的周身。

因此,他才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

叶青玄解译着自己读取到的以太波动,神情变化:达戈尼特的身体里的以太反应,在短短的瞬间,竟然来自于十九个不同的源?

只是瞬间的犹豫,出现的以太波动便飙升到了三十余个之多!

一瞬间,达戈尼特的度再次加快,如疯狗一般扑了上来

。?要看书?1?k?a书nshu叶青玄脚步向右急撤,可达戈尼特的腰部却逆反常理地骤然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手中的重剑随着旋转劈斩而来。

叶青玄的面色大变,紧接着,便听到一声轰鸣。

手指上那几枚抢来的防护戒指接连熄灭,在那暴戾的劈斩之下,数层不同的护盾分崩离析,叶青玄的身体也在反震的力量之下飞上空中。重重地砸进墙里。

抠都抠不下来!

他险些在这剧烈的冲击下背过气儿去,可神情却越地困惑:

这个家伙的度和力量还在飙升,而且……为什么,只有度和力量?

没有传说中断山分海的剑气。也没有那宛如烈日耀眼、灼烧一切敌人的辉光……甚至连圆桌骑士标志性的幻兽徽章都没有出现。

当年亚瑟王将自己的宿命之章《必胜黄金之章》中所召唤而来的十二只幻兽分赐给了诸位骑士,那幻兽之力与甲胄化为了一体,令人类借用那几近圣灵的力量挥出不可思议的效果。

或许是因为达戈尼特不讨亚瑟王喜欢,没有被赐予,但其他的呢?

难道达戈尼特从来不上阵是因为只会这么一套‘疯狗剑法’?

开玩笑呢你!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叶青玄眯起眼睛,看向狂怒冲击而来的达戈尼特:他之所以不用,是因为,他用不出来……

虽然同为圆桌骑士的残骸,但这家伙个和曾经的断头骑士帕西维尔相比,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的东西。

仔细分辨的话……

“简直是有着‘质’的差别啊。”

叶青玄轻声呢喃,猛然一震,从凹陷中爬出,猛然一推,身体翻空而起。在空中和冲来的疯狗骑士擦肩而过。

那一瞬间。达戈尼特故伎重演,四肢反关节一般捞向了叶青玄。可叶青玄却不慌不忙地抬起手,遥遥对准了达戈尼特。

电光从因陀罗之眼中迸射而出,在他的周身跳跃,最后从掌心喷涌而出。

――任督!

轰!

瞬息间,空中的两人被无形的庞大力量骤然弹开。达戈尼特被砸在地上,而叶青玄飞上了天花板,翻身扣住了顶穹的缝隙,悬在半空中。

他散去了手臂上的静电,吹了声口哨。

“不好意思。第一次用这个功能,强度调高了一点……”

那一瞬间,他强行激了‘任督’之上的斥力符文,以因陀罗之眼的力量将其强化到最高限度。

谁让达戈尼特身上铆了那么多铁钉呢?

结果是。原本高碰撞地两个人被更快地弹开,一上一下,隔着数米的距离,彼此两看相厌。

丝丝缕缕的月光之线缠绕在两人之间,在叶青玄的观测中,达戈尼特躯壳中的以太反应已经飙升之上百个了。

他的身体再度剧烈膨胀。几乎快要涨破了那一套华贵威严的盔甲。

“上百个以太反应?”

在钢铁哀鸣的声音中,叶青玄眯起眼睛:“让我来看看,你那一套盔甲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吧。”

瞬息间,他的身体从空中落下,眼瞳之中,战意凛然。

达戈尼特咆哮,巨剑自下而上的撩起。那原本刺入地上的剑刃在见鬼的力量之下硬是撕碎了地板,摩擦至灼红。

灼红在空中划出一道暴戾的弧。

可是,却太早了……

早了那么一刹那,动作也太过突兀,分外地不协调,导致他的双腿一个踉跄,险些仰天翻倒。

原本叶青玄那凛冽如有实质的战意却消散一空,只有一片清明的冷静。

刚刚那热血沸腾的样子,就好像是……错觉一般。

这是心相乐师最喜欢的技巧――暗示。

无形无质的无色之河已经沿着月光引线逆流而上,叶青玄向着那一副甲胄中源源不断地种入各种自相矛盾的暗示,如果是一个正常人,恐怕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不管不顾地冲过来砍死他了。

令达戈尼特却越的混乱,四肢像是各自为战一样不听使唤,身体扭动成奇怪的样子,就像是快要溺死在水中一样,抽搐地动作想要捏死近在咫尺的叶青玄,却早就被他读取,轻而易举的闪过。

“原来如此,你体内那几百个产生以太反应的节点,恐怕并非来受到你自己的控制吧?”

叶青玄眼中闪过一丝恍然:“或者说:你的尸体,是被它们控制了才对!”

达戈尼特嘶吼,手里捞起地上的巨剑,竟然直接抓着剑刃,像是榔头一样冲着敌人砸过去。

徒劳无功。

叶青玄像是踩在刀尖上一样,动作飘忽,不断地擦过了达戈尼特的攻击,像是飘忽地鬼影,擦着死亡一步步地走向了达戈尼特,毫无伤。

达戈尼特伸手,要捏碎他的喉咙。却被叶青玄擦着手臂闪过,叶青玄踏前,竟然挤入了这个钢铁巨人的怀中,手掌高高举起,向着达戈尼特胸前的被贯穿的裂痕按下!

叹息震荡!

嘭!

一声闷响,达戈尼特的巨大身躯陡然一震,动作戛然而止。早已经破损的甲胄在经历时光的腐蚀之后,在千百次的震荡中分崩离析。

一道蜿蜒的裂隙从达戈尼特的胸前一直蔓延上了面甲,紧接着,骤然崩裂,展露出巨大的裂痕。

在裂痕之后,是一具早已经干枯的尸。可在那干枯的尸上,却缠绕着一层层散着腐臭气息的黄色液体,液体如同活物一般地游走在他的皮肤之下,充盈了他的血管和肌肉,令那干瘪的尸如同往日一般地饱满,甚至异变出黑色的鳞片,更胜以往。

一旦照见光亮,那液体便受到了什么刺激,如同沸腾一般地冒泡,出沉闷地嘶鸣。

月光引线读取到的以太波动越的杂乱了,成百上千……

“果然,寄形妖。”

叶青玄眯起眼瞳,轻声呢喃,“你们还真是找了一栋好房子啊。”

-

一直以来,操纵着达戈尼特的,便是这群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怪物。

和自己预想的那样,达戈尼特并没有像是帕西瓦尔那样被同化成阿瓦隆之影的一部分。他早就死了,就死在披上这一副铠甲的那一日。

可他的尸却被妖魔们寄生,变成了如今这一副见鬼的摸样。

寄形妖,罕见的寄生类的妖魔,与其说是妖魔,倒不如说是某种寄生虫。

它们的幼体通常会寄生在飞虫、鸟类的尸体中,操纵着尸体自投罗,为自己寻找一个适合的温床。

当它进入猛兽的腹中之后,便会开始寄生感染,将宿主的器官和血液同化,直至在宿主的脑中安家落户,取而代之,生儿育女,最后踏上下一次寄生的循环。

只是,一次性地竟然在一具尸体上孵化出了这么多……叶青玄却闻所未闻。

这种密集的数量,恐怕成百上千真的不是什么空话。

那么多的以太反应,便是那些家伙汲取以太,强化宿主时的波动吧?

只是,能够承受这么多怪物的寄生和强化……达戈尼特原来,究竟是强大到什么程度的怪物?

以叶青玄那可笑的身体素质,哪怕是把切碎了分开,满打满算,能够被寄生孵化个七八只已经很了不起了。

而达戈尼特一个人便孕育出了这么多妖魔,这样恐怖的身体素质,哪怕是在巨人血统中,也算是万中无一的强者。

只凭着这一具尸体被妖魔所激的本能,以纯粹的**力量,就能够在一个照面的瞬间险些将叶青玄秒杀当场……

以后谁要说他是用来凑数的圆桌骑士,徒有虚名之类的鬼话,叶青玄就跟谁急!

这要是凑数的,那圆桌骑士不都得是天使下凡了么?

不过,拥有这种程度的力量的话,你究竟有多么不讨人喜欢,才连一个上阵的机会都没捞到过啊?

少年的心里默默地腹诽。

紧接着,古怪的嘶鸣声传来。未完待续。

...

...

清河县人民医院
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专家
内蒙古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汕头治疗妇科医院哪些好
北京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