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梧桐】银离浮生乱,无处觅长安(小说)

2019-09-13 05:3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楔子:
无人不知,银兮公主金枝玉叶,飞扬跋扈。却不知虽是公主身,到底还是女儿心。
风起间,迷乱了眼,心阵阵而痛。
她想,那该是何等美好的女子,能让他如此心心念念这么多年?
棋局天下,谁轮生死;红尘因果,情缘成殇。百年后回望,那些寰宇,山河永寂泪已成双……
作为一名公主的使命,她已然完成。
浮生似梦,红尘情断。若有来世,宁做一平凡女子,素衣白头不识愁……

1.
宇风离从不轻易与人打赌,怎料平生头两次,一赢一输间,竟赌上了此生的幸福不说,甚至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银兮站在青石玉的百步台阶上,看向灰蒙蒙的天。暗想着这一次取胜,莫非是连老天也在帮她么?
天涧谷一战,辰国十万将士惨遭坑杀,烽烟四起。南国大军压境,兵临城下。号角回荡,似送葬的哀乐。
此时,银兮立于大殿中央。满朝文武大臣皆是身着素缟,举国同丧,哭天抢地指着她不停地谩骂。
“你这女子飞扬跋扈,心肠歹毒也就罢了!如今竟还通敌卖国,简直是无情无义,丧尽天良……”
她闲闲抚过发间微晃的步摇,不以为然:“银兮本就是南国公主,又岂来通敌卖国一说?”
一时之间无人再敢接话,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若是连银兮也死了,那南国铁骑定然会顷刻踏平辰国。
万民悲愤,扼腕叹息,皆抵不过辰国一纸降书上呈。
一向昏庸无能的辰国君主似乎瞬间苍老了很多,他跌坐在大殿上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地哽咽道:“若是风离还活着……辰国定然不会沦陷……”
此话一出,又引起了更大的动静,哀嚎顿起。
见此情景,银兮轻挽臂纱,施然转身,带着一身公主的骄傲走出大殿……
她素来喜欢隆重,愉快的气氛。因为她是南国的公主,因为她是银兮。

2.
“今夕何夕兮,骞舟中流。今日何日夕,得与王子同舟……”
南国御花园中百花争妍,美景胜收。银兮闷闷放下书本,叹息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女子啊,又何苦这般折磨自己呢?”
楚奕悄然走近,挥退宫人,打趣道:“呦!我们兮儿这是心悦谁了?”
银兮回神,顾不上他的戏谑,忙拉过他道:“来了正好,赶紧与我说说这恼人的越人歌。”
楚奕轻笑,伸手便弹上她光洁的额头:“你个小丫头,这般猴急什么?莫非真是想嫁人了?”
银兮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嗔怒道:“你要是再敢胡说,我就去告诉父皇你欺负我。”
他当下便妥协讨好:“公主殿下请息怒,楚奕知错,罪该万死!”
她眼珠一转,大笑道:“罢了!本宫恕你无罪便是。”
幼年之时,父皇常对她说:“你与楚将军家的楚奕可谓青梅竹马,日后等你到了及笈之年,便可嫁他为妻。”
银兮瞬间苦了脸,央求道:“银兮恳请父皇莫要如此轻率。”
“莫非你不喜欢楚奕?”君王有些诧异道。
她半垂眼睑,轻声低喃:“喜欢!”
随即抬眸坚定道:“可是父皇,喜欢与爱不一样。银兮只想自己找寻良人,可好?”
二八的豆蔻年华,皇家女儿皆出嫁的出嫁,和亲的和亲。南国君王因银兮的母妃早故缘由,对她甚为疼爱。所以允许她亲自挑选夫君,且无论是谁,日后都不加以阻拦。
银兮生性要强,且傲气与才气并存。又加之自小赢得君王宠爱,更是恣意任性。故而,在南国可谓是令所有男子都望而却步。
楚奕也时常挪揄调笑她:“朝中大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那烈火性子,名声不大好啊!这不,近日尚书府的小公子不满父母安排的亲事,不是骑射落马昏迷,就是装病赖床不起。最后尚书大人直接下令:‘你若再不应允,便让你娶了那银兮公主回府。’谁知那小公子一听,二话没说,顿时从床上蹦跶而下,神清气爽,乖乖去成亲了……”
楚奕说此事时入口还未饮下的茶,被笑得尽数喷出。他真不是故意的,但要是再忍下去他非得内伤不可。
银兮则在一旁愤愤地拔下发间金钗,追着楚奕恶狠狠道:“楚奕,若是不把你那张烂嘴给缝上,我名字便倒过来写随你姓。”
楚奕一跃而出,回头冲她一笑:“求之不得!也估计我才是这世上最不惧你的彪悍之人了。”
银兮与楚奕从小玩到大,还时常相约一起溜出宫玩,狼狈为奸。银兮性子好动又倔强,总说女子也不逊于男。但凡是女孩子不敢做的事,她都偏要尝试个遍。
后来这些事终于传到了楚奕父亲的耳里,楚凌天将他家法毒打了一顿后,捆了上殿请罪。
君王仅是一笑了之,摆手道:“将军不必如此,楚奕年纪尚轻。至于银兮,性子那般骄纵,多让她出宫走走吃点亏,受些教训也不算是坏事。”
至此,银兮与楚奕借着君王的这番圣谕更是光明正大,肆无忌惮的“行凶作恶”。

.
这一日,银兮拉着楚奕正欲出门,君王便遣人来传话。当下有四国太子前来提亲,这次定要她选出个夫君来。
她不禁暗暗寻思,自己声名早已传遍诸国,众人皆知她性子飞扬跋扈。如今竟然还敢来提亲,看重的并非是她,而是南国的兵强马壮罢了!
银兮央求君王,让自己上场与他们亲自比试一番。谁若是能赢了她,她便心甘情愿嫁给谁。
那些太子整日游手好闲,堪无一技之长。银兮想赢,并非难事。最终三人都齐齐败下阵来,自惭形愧。
她冲台下的楚奕得意一笑,却未瞧见他正愁霜满容。
当她行至一玄白泼墨连纹衫者身旁时,下巴微扬,依旧是居高临下的气势:“辰国太子宇风离,此次比试仅剩你一人了,大可使出一技之长。”
宇风离放下酒樽,起身淡然而笑:“宇风离没有一技之长,怎么比试全由公主定夺。”
“既然你没有一技之长,那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银兮狡黠一笑:“不如太子与我打个赌如何?就赌本宫能在一片羽翼从空中飘落于地的这个时间内,取下你的束发玉簪,如何?”
楚奕闻言松了一直紧皱着的眉头,轻轻笑开。银兮明显是有意而为之,这场比试中,她提出此等要求。众目睽睽之下,那太子断然不敢出手冒犯她,输赢早已成了定局。
这时,宇风离长身玉立,笑道:“好!不过在下手脚不动半分,手可自由防卫,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银兮闻言挑眉望去,点头间只此一句:“有意思!”
羽翼轻轻飘出,银兮便开始左右上下围攻,宇风离因双脚本就不能移动,少了些优势,又不敢轻易逾越。所以银兮鬼点子一出,君王便立即头疼不已。
当羽翼快要落地之时,银兮猛地倾身上前,奋力跃起一拔,玉簪便被她稳稳拿在了手中。那墨发倾泻而下衬着的玉面俊颜,竟让银兮有一瞬间的愣神。她正欲举起玉簪宣布比赛结果时,宇风离便极快地一把握住她的手,带着玉簪猛地插向他自己的胸口……
彼时,羽翼正好轻柔的落于地面。台下一片哗然,众人见此都倒吸一口气。宇风离却俯在银兮耳边,淡笑着提醒道:“公主……”
银兮回神,吓得松开玉簪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死死看着宇风离那浸血的白衣。
宇风离仍是一副云淡风轻道:“公主,风离赢了!”
赢了她就是赢了南国,赢了南国便是赢了天下。
楚奕紧握双拳,恨恨看向自己的父亲。楚凌天只是重重一声叹息,继而一把按住他的手轻轻摇头。知子莫若父,楚奕的心思他又岂会不知?

4.
十岁那年,楚奕第一次随父亲入宫。路过御花园时,看见秋千架上坐着一个小姑娘,粉衣白裙,轻启朱唇随风吟唱。
他躲在花圃后偷偷看得入神,后来才得知,她就是君王的掌上明珠,银兮公主。
此后每逢入宫,他都会埋伏在她最喜欢游玩的地方。时日长了,两人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银兮总是烦闷而长叹:“快疯了,宫中甚是无聊啊!”
楚奕宠溺一笑,拉过她道:“跟我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银兮爱极了宫外的世界,他便想尽办法带她出宫。虽然每次事后他都会被父亲打得皮开肉绽,但只要想起她那盈盈的笑脸,一切都成了心甘情愿。
楚奕想,他定是对银兮动了心,爱上她了。
他几次央求父亲去提亲,都被父亲沉着脸呵斥胡闹,之后便不了了之了。
不承想这最后一次,父亲终于忍无可忍,看向跪在地上的他断然道:“君王不会同意,你与银兮注定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他怒声而问:“这是为何?难道我精忠满门也配不上他的掌上明珠?”
楚凌天赶紧起身关闭门窗,示意他万万不可再妄议君上,随即摆手叹息道:“奕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银兮有,你也有。若是人人都像你这般儿女情长,那谁来捍卫疆土?又有谁来为国效忠?”
后来,他终于明白,银兮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其言不假。银兮所认为的那些父爱,不过是君王收买人心的戏码,她到底还是要以联姻的名义出嫁。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场赌局宇风离竟以如此绝然的方式而胜出。
所以,在此之前,父亲一再叮嘱他:“奕儿,所谓功高盖主,君王早对我楚家有所忌惮。若你再对银兮有觊觎之心,恐怕我楚家便再难有安宁之日了……”
比试完毕后,君王问银兮意下如何?银兮则是垂首低笑,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娇羞:“银兮全凭父皇作主!”
君王开怀大笑,甚为满意:“南国愿与辰国共结秦晋之好。”

5.
成亲之后,宇风离待银兮极好,只是好得太过于客气。与他成亲三月有余,她都规规矩矩呆在府中,既闲闷又不潇洒。如今已嫁做人妇,就必须要顾及夫君的感受了。
记得还在南国时,银兮为了宇风离便收敛了性子,尽量变得温婉柔情些。楚奕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仍是强颜欢笑与她打趣道:“真是奇事哪!如今终于有人收服你这骄纵傲慢的性子了。”
每逢此时,银兮都会怒不可及的回赠他一句:“楚奕,你立刻给本宫滚!”
宇风离总是早出晚归,银兮便在晚膳前苦着脸,恳请道:“风离,能带我出宫去看看辰国的百姓与民俗风情么?”
他搁下银筷,扶上她清瘦的面颊,笑道:“好,明日便陪你出宫!”
银兮满脸怨气跟在两个男子身后,恨恨跺脚,不停对着宇风离的背影咒骂。明明说好今日是陪她游玩的,可是刚一出宫便与他的好友相遇。两人许久不曾谋面,相谈甚欢,转眼间就将她抛之脑后。这又算什么?简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于是越想越气,趁宇风离不注意的时候,银兮便瞬间闪人,自个儿寻乐潇洒去了。
暮色四合间,玩得不亦乐乎的某人才想起,这不是在南国啊!顿时沮丧无力道:“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又身无分文,该如何是好?”
银兮便打算坐在原地等宇风离,谁知直到半夜时分,她望眼欲穿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以前,她消失不到半个时辰,无论在哪儿,楚奕都能找到她。银兮想不通,宇风离那么聪明心细,为何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她呢?
她看着河中倒映出的自己狼狈不堪,以及饿得直唱空城计的肚子,欲哭无泪地认为自己大概就是最落魄的公主了。
银兮眼珠微转,平日里与楚奕偷鸡摸狗惯了,这不关键时刻也能派上用场。
她四下张望,正好瞧见不远处街角有人背着身,她轻步踱过去,熟练的伸爪摸包。怎料那人一把掰过她的手腕,死死按住:“小贼,我的钱你也敢偷?”
银兮呆呆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清泪瞬间滚滚而下,不由得抱怨道:“你是死人啊!也不知道来找我,若真等到明日,我早就横尸街头了。”
宇风离有一瞬间的失神,看着她脱口而出:“素素……”
这是银兮极度厌恶的名字,这是宇风离在梦中也会呼唤着的名字。
银兮听宇风离梦呓多了,难免醋意大增,派人打听后才知道。原来,这个素素是宇风离的青梅竹马。他十二岁那年出宫游玩,便结识了素素,并为了她一直未娶。
银兮自是如她这般政治联姻而嫁,定是与他的青梅竹马比不得。她想,那该是何等美好的女子,能让他如此心心念念这么多年?
她不会愚蠢到去问宇风离为何娶了她,因为他爱不爱她,彼此早已心知肚明。
云亭赏月,银兮与宇风离各坐在一端,那其中间隔的距离看着令人黯然。
宇风离取过长琴放于膝上,问正看着满月发呆的她:“与你成亲近半年,还未曾讨你欢心过。今日人全月圆,便借此为你弹琴取乐,可好?”
银兮收回停在苍穹上的目光,转而看向清辉之下的白衣男子,拂袖道:“那我不听你们辰国的乐曲,只想听我们南国的曲子。”
微风吹起水墨长衫,宇风离颔首间盘坐而奏。
那一晚,银兮瞧着庭院上空的皓月渐渐西沉,几乎听完了南国所有的曲子,宇风离竟然不动声色为她奏了一夜。
她有些不耐烦地捂着耳朵,乏困道:“别弹了,别弹了,赶紧回屋吧!”
从前她只当自己是世上最倔强之人,如今宇风离却比她还要倔强几分。
宇风离指尖拨动,收曲笑言:“为你奏了整整一夜,你就不为所动?”
银兮有些不明所以,反问道:“那你想怎样?”
他食指轻点自己的侧脸:“亲我一下,作为回报,如何?”
她一怔,继而是极为扭捏的模样,唇却不受控制向他靠去。宇风离水墨袖袍一把将她揽过,反客为主,她脸上便烙下了一枚淡淡的唇印。
银兮不禁心生酸涩,他当初以命相赌,赢得了她的芳心。然而与他成亲半年,这竟是他第一次主动亲近她……

6.
战役突起,宫中传出捷报。辰国军队大胜,但太子宇风离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银兮满脑袋想得全是绝沙江蜿蜒千里,尸横遍野,处处弥漫着血腥之味。宇风离孤零零躺在沙滩边,任江浪拍打。

共 1020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口气读完此文,心中顿生一问:谁说女子不如男?作者笔下的“银兮”,就是这样的一位虽为女儿,却胜似男子的奇女子。作品以如椽的大笔,传奇的手法,刻画了一位生在南国,嫁至辰国,貌若天仙,美似天使,胸怀大义,忠贞不二,之死靡它的,名曰“银兮”的公主形象。“银兮”,貌绝人寰,倾城倾国;情坚若磐,海枯石烂;心若美玉,绝世无双。“银兮”,好一个盈耳的名字,好一副侠肝义胆的心肠,好一腔柔情似水的情怀,好一名坚贞不渝的女子!她是女子,为了民族,为了祖国的利益,却勇敢地像男人那样地战斗着,爱恋着,追求着……最终,她以无畏的献身,捍卫了公主的神圣,完成了保家卫国的伟大使命,成就了一生的英明!她的死,惊天地,泣鬼神;她的死,虽死犹生,与日月同辉!感谢赐稿梧桐,推荐共赏。【编辑:晚霞晓文】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0100002】
1 楼 文友: 2015-10-08 01:4 :16 作品成功地塑造了美貌若天仙,美好若天使,纯真似玉璞,感人的女神银兮。她坚强不屈,忠贞不渝,之死靡,它视死如归。银兮 虽死犹生!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0-08 10: 6:01 看了社长的编者按,心中一阵暖流精心而过。 银兮 的美好形象被您描述得这般妥帖,多谢社长的谬赞,羽凝遥切祝愿您身体安康!
回复2 楼 文友: 2015-10-10 19: :21 多谢社长费心安排,问好念安!
 楼 文友: 2016-0 -06 15:49:58 好感人的故事!宇风离和银兮何苦生在帝王之家!作者一个年青女孩,胸中藏着千军万马。人物的姓名取得都很有深意,遣词造句,故事前后的呼应都十分完美。大家风范!第二次感受了!这样的小说值得读,堪称文学的营养!
回复  楼 文友: 2016-0 -09 20:56:55 感谢老师如此谬赞,羽凝不才,分明生在现实的社会,却是个古典的女子,始终心怀着江湖梦想,渴望去古代的世界走一遭。卖弄文墨,不足之处,还望老师日后多加指点!问好老师,羽凝遥祝您一切安好!孩子上火怎么办
血管性痴呆治初期
纸尿片和纸尿布的区别
治疗心梗食疗偏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