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邪神旌旗 第一百三十二章

2019-09-13 19:1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神旌旗 第一百三十二章

骑士之神对正义之神的评价,隋雄觉得非常有道理,忍不住连连点头。他想了想,又问起了关于光辉之主的事情。

“那么乌瑟尔呢?你对这个学生的看法如何?”

骑士之神笑了起来:“乌瑟尔啊,他跟约尔加德曼恰好相反,不管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从不肯跟别人讲。他少年成名,才十五岁就继承家业,当了一个镇守边关的大将军。结果被人出卖,全军覆没,国家也灭亡了。当我看到那股不屈的意志化作灵光冲天,把他从死人堆里面挖出来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浑身是伤,连稍稍剧烈一点的运动都做不了,整天就躺在石头上看着天空发呆。”

“……听起来跟我一个小弟很像啊!”

“你说的是莱昂·伊戈尔吗?”骑士之神居然也知道莱昂的事情,“当初我把他从死人堆里面挖出来的时候,就觉得他跟乌瑟尔很像。”

“……卧槽!怪不得当初他身中剧毒、被射成刺猬、躺在尸体堆里面……居然还能活下来,原来是您老救了他啊!”隋雄大惊,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这我可要替他向您老道个谢,多谢了啊!”

“不用谢,那时候他是我的信徒,身为神祇,保护一下自己优秀的信徒,谈不上什么谢字。”骑士之神叹了口气,“不如说,他的家人和朋友们死了那么多,其中也有很多是信仰我的。我并没有拯救他们,希望他不要怨恨我啊……”

“应该不会,你放心吧。”隋雄说,“不过他现在信仰我了,你不会怪我跟你抢人吧?”

“信仰是自由的。有信我的自由,也有不信我的自由。”骑士之神说,“我不介意我的信徒改信别的神祇。不过我也不会再接纳他们回到我的信仰中来。”

“……这就好。”隋雄笑了笑,又问。“那么还是谈乌瑟尔吧,他后来跟着你学艺,学完了之后,是不是就带着四个小弟去报仇了?我听兽人的神祇说,他当初弄了个陷阱,把仇人整个国家上上下下至少三四千个贵族和冒险者杀了个精光,然后一手锤子一手长剑,跟他的四个手下一起堵住王都四门。里里外外杀了个通透,连刚出生的婴儿和快断气的老头都不放过……真有这事?”

“说法有些夸张,但总体来说没错。”骑士之神沉默了一下,说,“乌瑟尔这个人,吃过大苦,性格就有些偏激。他的信条是做事要预先算清楚了,准备要充分,要耐心等待机会,要能忍受各种糟糕的情况。面对利益要能够把握自身,该拿的该舍弃的要分得清楚,真正动手的时候要干净利落。不能有半点心慈手软,不能有丝毫拖泥带水,只要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那么用什么手段、造成什么后果,都没什么可在乎的。”

“……卧槽!这话听起来就让人害怕……”

“是啊,怕他的人很多,甚至比尊敬他的人更多。”骑士之神叹着气说,“我也劝过他,但他说。既然坐在了统率全人类的位子上,他就要做一个令人仰望和服从的人。他没信心像我一样让人尊敬。那么就让人害怕吧……让人害怕,也不错。”

“……他可不仅仅是让人害怕啊。他还很讨人恨呢。”隋雄说,“我大哥就对他恨之入骨,骂他禽兽不如,居然连母神都杀了。”

骑士之神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自从他把人类神系慢慢扩张起来之后,做事的时候就很少跟我商量了。尤其这段时间我还做了件很让他生气的事,他就更不喜欢跟我说话了……作为老师,我的确是挺失职的……”

“他杀水之母那件事,您老也不知道?”

“母神死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不过那时候已经迟了。”骑士之神苦笑着说,“他下手真是又快又狠,一下子就全解决了。我当年要是有那份身手,也就不至于打几个畜生还受了重伤……”

隋雄微微点头,他对于水之母可没什么特别尊敬的意思,不如说因为在兽人神系那边的所见所闻,他对于“创造者”们颇为缺乏好感。在他看来,水之母死了也就死了,大哥的愤怒和感伤,或许正是“被创造者”心灵上受到的禁锢吧……

“那么这个乌瑟尔他……现在究竟怎么想的?”隋雄终于问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也是他此行最想要问的问题,“雄鹰王国这么下去妥妥的是要被灭国啊,而且兽人还在把人类有计划地变种。他身为人类的主神,总不能对此不闻不问吧!”

骑士之神沉默了好一会儿,回答:“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已经越来越看不透他的想法了……”

“可是,这事他总该做点什么吧!”隋雄大叫,“难道他要把整个雄鹰王国拱手送人吗?接下来是不是就轮到神圣天使王国了?再然后是蓝月亮王国、千泉之国……这么一路送下去?”

“他一定有他的谋划,而且他的谋划一定能够成功,能够得到最大的效果。”骑士之神严肃地说,“这些年来,他谋划过很多事情,从来都没有失败过,每次都能够有很大的成果。这次也不会例外。”

“喂!你这是迷信啊!”

“如果一个人总是胜利,总是成功,总是算计到你意想不到的地方,那你也会盲目地相信他。”骑士之神笑着说,“不过你说得对,这的确是迷信……所以,我也会做一点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是号召你的信徒们去支援雄鹰王国?”隋雄撇撇嘴,“我跟你说,这做法一点也不靠谱!你这些年一缩再缩,你的信徒们都被贵族之神教会坑得一脸血。现在他们还剩多少?就这点人,跑去帮忙对抗兽人帝国的大军?你这是让他们去送死!”

骑士之神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什么叫‘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啊!你那么能打,去扁贵族之神啊!你当年一个人打兽人六巨神,砍死四个砍伤两个,那么威武霸气,现在砍个贵族之神有什么难的!”隋雄大怒,指手画脚吐沫横飞,“你的剑是摆设吗?你一身铠甲是装样子的吗?你可是老前辈!老江湖!贵族之神那家伙算个球!你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她啊!我要是你,早提着一把西瓜刀,从她家前门杀到后门,再从后门杀回前门,最后把刀插她家门口石头上,撂下一句‘再敢作怪,砍你全家’……”

骑士之神被他那滑稽的样子惹笑了,笑了一会儿,说:“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一则我是真的老了,有心无力了;二则以我的立场,真的不方便出手去对付她……”

“你总是说老了老了……神是不会老的,你别自欺欺人了!”

“不,神只是‘一般不会老’而已。”骑士之神叹了口气,“我真的老了,老到已经没精神也没力气战斗了。我承认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也承认你说的办法很好很有趣,但是,我真的做不到了。”

“那你让你学生动手啊!”隋雄皱了皱眉,劝道,“你那两个学生,随便哪一个出手,都能打得贵族之神她老娘都认不出她来,根本就不用你自己动手吧!”

“我的学生?”骑士之神哑然失笑,“约尔加德曼都不是人类神系的成员,人类神系的内部事务,他怎么好插手?至于乌瑟尔……他愿意管的话,不用我说也会管;他不愿意管的话,我说了他也不会管。他有他的想法,有他的原则。”

“他的原则就是砍死人类的母神,却放过一个要害死自己老师的坏蛋?”隋雄不屑地说,“那他的原则还真是糟糕呢!”

骑士之神又苦笑了两声

,声音渐渐低沉,笼罩在雕像上的灵光也渐渐散去。

“喂!你怎么这就走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跟你聊啊!”

但是,无论隋雄怎么喊,骑士之神都没有再回答。

光辉之国的荣耀大厅,骑士之神的圣殿之中,破旧铠甲下传出了苍老的叹息声。

“……反正……都要……结束了……”(未完待续。)

儿童止咳化痰药排名
新生儿黄疸如何调理
如何治小儿便秘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