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曝山西煤检乱象黑煤交钱即放行检查站形同虚

2019-07-08 19:55: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曝山西煤检乱象:黑煤交钱即放行 检查站形同虚设

据《经济半小时》调查:山西煤检对黑煤交钱即放行,检查站形同虚设。检查站内外勾结,报号通关。正常交罚款被斥大脑缺血,罚款五三二分成,半年罚款至少上亿元!央视指山西煤检成毒瘤!

前不久,国家交通运输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全国公路执法专项整改行动,如此严厉的大检查,山西的道路执法情况有没有得到改善呢?山西是我国的煤炭大省,今年一季度该省的煤炭产量约2.19亿吨,其中向省外运输销售的煤炭约1.5亿吨。为了治理包括煤炭运输在内的公路运输超限现象,2007、 2008年山西曾铁腕治超,最多时全省12个部门参与。

黑煤交钱放行检查站形同虚设

203省道东西横穿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连接着山西、河北,由于附近高速还没有全线贯通,这里成为山西煤炭外运的要道。在203省道南侧,远远地能看到一座写着检查站字样的建筑,站内还有人走动,然而过往的车辆经过这里却很少减速停下,驶近检查站,能看得更为清楚,这里的全称是作兴煤焦营业站,营业站外有三四名着装的工作人员。见有陌生人靠近,这些工作人员显得十分警惕。

《经济半小时》:怎么现在车这么少啊。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少的很了。

:怎么搞的啊?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不知道。

在营业站外仔细观察,能看到站外立着公示牌,上面标明公路煤炭运销管理职能政策依据,进到营业站内,里面并没有值班人员,墙上挂着超限超载车辆检测治理流程图,流程图上方是治超职责、交接班制度等一系列规章要求。在桌子上发现了一本磅房岗逐车登记台帐,仔细翻看,4月24号这天登记的有二三十台车辆,上面还标注着处罚字样,就在这时,一位营业站负责人走了进来,要求离开,以免影响这里的正常工作。

:现在平时能有多少台车啊?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负责人:也就是十个八个吧

:多少台车?

煤焦碳营业站磅房岗逐车登记台帐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负责人:十个八个,顶多的。

离开这处营业站,在远处观察,在十几分钟内就见到十几台车辆通过,并且站内的台帐上还清楚记载着,4月24号这天内处罚的车辆就有二三十台,为什么这位负责人却强调这里也就过个十台八台车呢?就在这时,注意到,有两台河北牌照的大货车驶过营业站后,停在了距营业站四五百米的地方,随后两名司机模样的人下车,和一名穿制服的检查人员坐在路边交谈,走了过去。

大货车司机:交钱去了,这不是把我们看住了。

这两位河北口音的司机向透露说,他们两台车上拉的全是非法煤矿上生产的煤,没有任何手续,本来已经找好了人疏通关系,但由于风声紧,最终还是在营业站不远处给拦了下来,车主正在协调关系。在等待半个多小时后,一台小轿车驶来又下来一名穿制服的人员后,这两台车终于被放行了,这两位检查人员告诉,车主已经在营业站补交好了罚款。不过注意到,根据先前在营业站内看到的治超职责,所有过站车辆必须过磅检查,那为什么这两台车辆不过磅就放行了呢?

:他这个也没回去过磅啊,要是超吨咋办呐?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执法人员一:现在过路,没人敢超的。一路上,马头关,现在不敢,过不来。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执法人员二:现在就是,超吨车辆走到那里也走不了。到马头关以后还要再上一次磅,如果说磅要是超了,马头关就不让你走了。

:按规定应该回去过磅吧?

执法人员:按规定是应该过。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负责人:如果这个黑口一点手续都没有,完全是黑口呢,那你不是纵容这个黑口卖煤么?那些就是上层领导的事,我们就管不了了,我们这儿就是基层,做我们这些工作。

随后打通了那两位司机的,司机证实,虽然拉的是非法出产的煤,但他们确实是交了罚款,然后就顺利被放行,司机还抱怨,现在管得严多了,耽误了他们的时间,那么现在到底管得有多严呢,按照司机提供的,打通了一位经常在当地牵线,私下帮助放行运煤车辆黄牛的。

当地黄牛:现在走不了,只能开票走,现在不放车。

:现在不放车啊?

当地黄牛:嗯,只能开票。在那里上煤,在那里开票就行了。

:在那装的货在那里开票?

当地黄牛:对。

检查站内外勾结报号通关

明明规定所有车辆必须过磅检查,但就在眼皮底下,运黑煤的车辆交了钱后顺利过关,国家的规定在一己私利面前,瞬间成了一张废纸。在4月份的这次暗访中,我们也观察到,眼下山西大同的公路超限治理抓得很紧,对可能前来采访的媒体,路政等单位的工作人员充满警惕。很多当地的司机反映,在今年的三月份,中央电视台的频道在这里进行过暗访,曝光过这里的乱罚款问题,现在即使是乱罚款,路政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也罚得很隐蔽,我们来回顾一下当时频道在当地暗访到的情况。

这里是山西省大同市大同县境内的301省道,同样连接山西与河北,很多运煤司机路过这里的聚西煤检站和马圈庠煤检站时,都要先联系报号才能通过。

老刘:大哥,车过聚西煤检站多少钱了。

神秘人:250。

老刘:那我报两个号。

执法人员用手电照了下车牌就放行

神秘人:发过来吧,把车牌号发过来吧。

果然,在报完车号后,没有任何手续的老刘这辆运煤车在经过大同县聚西煤检站时,检查人员并没有要求司机出示煤炭销售票,煤炭销售票,也称准销票,根据山西省政府2007年212号令,煤炭生产企业销售原煤时,应当向购买方出具煤炭销售票,用户购买煤炭后煤炭销售票应随煤炭流转,持票运输。但检查员却根本没提这事,而是用手电照了照运煤车的车牌就顺利地放行了。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老刘的车停在了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口。老刘下了车,进了一个酒店的房间,把两千块钱给了房间里的人。

老刘:两千块一共,你数数对吗?

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两个站一千。

接着,老刘的两辆运煤车又来到了第二个煤检站--山西省大同市天镇县马圈庠煤检站。煤检站的工作人员也是用手电筒照了照车牌号,然后运煤车就又一次顺利地通过了煤检站,进入到河北境内,调查发现,像老刘这样报号过关的司机并不在少数,那么,到底是什么神秘人物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收钱就能随意放行呢,司机们说,这些人,其实就是煤检站的人。

:你们是煤焦管理站的?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对。

这些中间人真的是煤检站的人么?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你把钱交给他了,他把钱交给我们了。你不交钱我能让他过吗?不可能吧。[1][2][3]下一页那么这些钱最终那去了呢,不得而知,不过煤检站的管理人员告诉,按道理,罚款等收入都应该上缴。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大同市,政府财政,上交。

:能让我看看这个账吗?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连这个账带钱统一上交了的。

:那你们也得有留底啊。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我们这个底子是现场的底子,你可以到我们的工作点(看)。

来到工作点,工作人员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一联罚款的底单。可是此时,正是运煤车辆经过煤检站的高峰时段,通过的观察,一个小时中,有将近500辆的运煤车经过这个马圈庠煤检站,而煤检站没有检查一辆运煤车的煤炭销售票等通行手续,也没有一辆车出示过煤销售票等通行手续。而在煤检站的指挥亭里,发现,有底单的处罚收据只有一张,剩下的罚款底单在那呢?

:给我看看啊。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为啥叫你看?你有啥权力看?

正常交罚款被斥大脑缺血直击煤检站收黑钱放行车辆

有知情人士告诉,类似通关报号这种操作方式,在山西的一些地方完全是公开的秘密。从去年12月10日开始,交通运输部在全国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全国运输行业公路执法专项整改行动。但就在整改行动期间,《经济半小时》在知情人的带领下,在山西省大同灵丘、浑源县境内的道路通行情况进行了暗访,道路交通执法出现的一些问题,让大感意外。

2014年1月,就在全国公路执法专项整改行动期间,在山西大同跟随货运司机进行了暗访,暗访的线路是大同市浑源县、灵丘县境内的203省道,从

通过作兴煤焦营业站

这条省道上,煤炭运输车辆需要经过作兴煤焦营业站、马头关煤焦管理站从山西进入河北。在一家正规煤炭销售企业,司机小李装上34吨煤炭,并不超载,拿到了准销票后,很快驶上了203省道,路上随处可见运煤的车辆,有的货车上煤炭干脆超出了车厢,直接裸露在外面,进入作兴煤焦营业站,小李就遇到了麻烦。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你没有这个(调运单)?

:调运单。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嗯。

:那里开这个?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清石。

:那我们还得回去开吗?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你过那,马头关?

:嗯。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过马头关你没有这个,你过不了。

小李说,在正规煤炭公司装煤炭时,对方给什么手续他就拿什么手续,却没听说提起过调运单,再开车回销售公司要单据又得个把小时,小李决定认罚掏这笔钱。

:在这交交费用就走不行吗?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不行。你交费用,我给你出不了票据。下面还有个马头关,那是出境的。

:那里还要交钱吗?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怎么不要,要的。

:拿着这个票到那还要交钱?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还得花。到那一点作用也没了,啥也没用了,这个票。

软磨硬泡了半天,最终,煤焦营业站的工作人员同意罚款。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这就是个最低的处理办法,收你六百块钱,给你开个票,你走这下来,你去了下边,你再想办法。

煤焦管理站出示的罚款单据

不过这时小李发现了问题,检查人员罚款时提出的理由是没有调运单,但在罚款收据上写明的理由却是销售票处罚,按照《行政处罚法》,行政处罚必须有完整的程序和注明行政机关,但作兴煤焦营业站只是由检查人员问了问,就出具《山西省2013当场处罚罚没收据》,收据上行政处罚决定书编号一栏也是空白,仔细辨认,罚没收拾上执法单位公章只是一个“验”字,开出这张罚款单后,检查人员要走了小李的准销票,这下小李傻了眼,因为接下来还要经过马头关煤焦管理站才能出境,这时,检查人员给了小李这样的提示。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再拉煤的时候你问问。再拉煤的时候你问问,你们过马头关是咋过的。你问问就行了,他会告诉你咋过的。你们以后还拉么?

:拉。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那你问问。

小李在这一带跑得并不多,但也只能将信将疑接着上路,再走三十公里,小李来到了山西、河北交界的马头关煤焦管理站,果然,管理站检查了罚款收据后就要求小李把车停在路边。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那给你开的票?

:上面那个站。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作兴?

:嗯。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4180 。

就在小李等待检查人员和作兴煤焦营业站联系的时候,其他几名检查人员忙着念出了一组组四位数的数字,同时一边念一边看着站外刚刚驶近的车辆,小李这才反映过来,这些车辆都是提前打好了招呼,正在这里报号通关,注意到小李满脸狐疑地听报号,检查人员下了驱逐令。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你到车上等一会。

小李数了一下,两三分钟时间内,就有20来台运煤车辆就这样报号后大摇大摆通过,检查人员既没有过磅,更没有检查,开出任何票据。在寒风中等了几个小时,小李再一次找到马头关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对方张口就要罚款2100元,见小李嫌罚款多,这位检查人员帮小李出起了主意。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我这是私下里和你说,上那去能省一千。

:我也想省几百块钱。你要是行的话,我把钱给你,你给他说一声,帮我报个号。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我不能收钱。我们不可能收钱。

:你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帮我报个号。那这些车呼呼的走,都是报了号的啊。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那有一千六的。

:一千六,两千一差几百块钱,我还要跑那么远。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你们我觉得不可靠,要是可靠的话,我就给你找个人了。你记得下回你要跑这,到那一报号交钱就走了。

虽然照这位检查人员所说,到那家老李饭店能够省500元钱报号通关,但考虑到夜里交通不便,货车回去费用太高,反复央求无效,小李跟着检查人员进到站内,决定宁肯交这2100元钱。此时,和白天相似的一幕又出现了,几名检查人员看着站外的车辆又开始报号通关。看小李不肯按指点去做,这位检查人员失去了耐心。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你大脑缺血了。从这个加油站下去,开上去,上头饭店好大地势能转开了。前一页[1][2][3]下一页最终,在交纳2100元钱后,小李将货车开出了山西境内,进入到了河北,就在过关的时候,小李注意到,在马头关煤检站旁边的河道里,停着近百台装满煤的车辆,他们又是如何过关的呢?带着这个疑问,第二天,小李又跑了一趟浑源--灵丘203省道。这次,按照煤检站工作人员的指点,小李找了一名当地颇有份量的中间人,果然,在打了一个报上自己的车号后,货车这次没有经过任何检查顺利过关。

:有我们的号吗?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嗯。

:他说没有我们的号就打。

煤焦营业站工作人员:有,走吧!

货车驶过检查站不远,天已放亮,一辆车牌号为晋BBE179的轿车赶了上来,小李将自己这台货车的买路钱1900元交给了这位男子,这位男子抱怨说,实际他也挣不了太多,如果小李多带着车来,还可以长期合作。

当地黄牛:咱这个价格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跟你多要一分钱。

:您能便宜一点,我们车多到时候

当地黄牛:你车多我肯定给你优惠一点,但是优惠不多,因为我挣不多。

那么那些停在河道里的货车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位男子解开了这个迷,他告诉小李,那些也是等待报号通关的。

当地黄牛:今天你走的时候,到了马头关那右转,它这个坡,从磅上爬出坡来左转不是到了煤检站吗。别上磅,从磅下面走就行了,慢慢走,那里有人看到你的车牌就让你走了。拦着你不让你走的话,再给我打就行了。

罚款五三二分成半年罚款至少上亿元

明明是执法检查的站点,执法人员为了自己捞得一些好处,反过来主动出主意让货车车主少缴纳罚款,对于打算交纳罚款正常过关的行为,检查人员讽刺为大脑缺血。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马头关煤焦管理站发生的这一切,着实让人困惑。但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相反,看到了更为离奇的一幕。执法站点的工作人员主动出主意帮助车主逃费,对本打算正常缴纳罚款过关的行为,执法人员竟斥之为大脑缺血。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在路上设卡执法的居然是一家企业,他们罚钱的权利又是怎样得来的?罚来钱又怎样处理呢?我们继续来看的调查。

在山西大同采访期间,始终没有见到过煤焦营业站、煤焦管理站的检查人员出具过执法证件,在所见到的所有罚款收据上,行政处罚决定书一栏也全是空白,那么执法的究竟是那家单位呢?

山西大同作兴煤焦营业站负责人副站长:嗯,我们一直都是企业。

:从什么时候开始?

副站长:我们这个单位本身就是企业性质。

:那企业性质,我听有人讲你们这有处罚权啊,罚款权。

副站长:那是省政府赋予的权利,煤销管理,我们总公司是煤销集团。

根据行政处罚法,行政处罚由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这位负责人的回答让吃了一惊,为什么是企业在行使行政处罚权呢,这位负责人所说的是否真实呢,来到了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浑源有限公司,该公司管理着作兴煤焦营业站,公司办公室主任姚天科证实说,站里负责人的说法没有错,并且罚款的多少直接关系到包括姚天科本人在内的员工的收入。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浑源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姚天科

:意思是说,你现在罚到款收到钱了,(上级)才给你开支,罚不到款,收不到钱,就不给你?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浑源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姚天科:对,就是这样。

:你这体制太奇怪了,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姚天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姚天科向透露,实际上大同市境内的煤焦管理站、营业站是2013年10月20号才恢复运营的,在此之前由于煤炭行情不景气,已经停检了一段时间。这次恢复运营依据的大同市管理部门的文件,为了证实自己的话,姚天科还拿出了文件,大同市煤炭工业局这份2013年10月14号下发的关于调整公路运输处罚标准的通知显示,为帮助煤炭企业摆脱困境,给煤炭企业创造宽松的发展环境,对无煤炭销售票,或者票吨不符出现量差的煤炭,按每吨60元标准进行处罚。文件结尾还补充注明,从4月10号起,处罚标准从每吨60元调整到30元。那么以浑源公司管理的范围来说,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罚款收入是多少呢,公司又能获得多少呢,对此姚天科并不愿多说。来到了大同市煤炭工业局,工业局和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在同一个院子里办公,相距不到50米,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和大同煤运公司纪委书记李文全接待了一行。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要逐步规范,但是如果你说要是把这个都停了,每天车辆哗哗哗出去,什么票都没有。什么地方拉的煤也不知道。

:但是这个跟国家法律是相抵制的。

李钧:有点抵制。

山西省人民政府第212号令的规定

李钧说,煤炭运销集团负责执法罚款的根据是《山西省煤炭销售票使用管理办法》,也就是山西省人民政府第212号令,省煤炭运销总公司所属的煤炭出省口管理站负责核查回收出省的煤炭销售票,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煤炭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委托其所属的煤炭纠察机构对本行政区域内煤炭销售票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检查,行使行政处罚权。但在实际操作中,以他所在的安全纠察队来说,只有二十几人,根本无力执法,就变成了煤炭运销公司人员执法,当地政府对此也心知肚明,但却没有别的选择。那么罚款收入又去了那里呢?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纪委书记李文全:你说现在的收费啊?现在的都交给市财政。

:财政怎么管理呢?

李文全:财政就给我们一个比例,按照比例,然后这就是你们的工资。

:多少的比例啊?

李文全:5:3:2。

:5是交给财政,3是给局里了。

李文全:不是这样,3是县级,属地的。2就是我们的经费、

:这个也是违反国家相关规定的。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对。

:国家是禁止按比例返还的,是不是?这都是属于违规的。

李文全:现在这个收支吧,没有这个(罚款)根本不能干。现在的职工你也看到了,职工真的吃不上饭。我去了以后,看着真的挺可怜的。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权宜之计,如果没有这一招的话,更乱了。这么多的煤检站,咱们这是应运而生的。

李钧和李文全告诉,虽然明知执法,罚款,返还都违规,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这么做,那么以大同来说,从煤炭运输车辆上得到的罚款能有多少呢?李文全说,从2013年10月20号恢复罚款以来的总体情况他们没做统计,但近段时间平均每天的罚款情况他掌握得比较清楚。

李文全:现在这两片能有五六十万,一天。

每天罚款五六十万,那么从2013年10月20号到现在半年时间里,不算通关报号等暗箱操作,粗略估计大同从煤炭运输车辆上罚款就近亿元。对于这种明目张胆的违规罚款、按比例返还,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新中国行政法学的创始人和带头人应松年教授告诉,这种事情简直难以设想,背后必然滋生腐败。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应松年:那还能叫处罚吗?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吗?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希望惩罚这些超载的人,以后不要超载了,或者是其它一些违法行为的,都可以通过这样一个处罚的制度来控制住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了。要是按照这个办法弄,那完了,他会想尽办法(罚款),要弄清楚啊,这个钱变成了你个人的钱了,可以拿来大家分的,还得了。

应松年也曾经对山西的煤炭生产、运输给予过关注,应松年说,山西对煤炭运输准销票的管理从制度设计上是好事,但在实践中由于缺乏监督,反而适得其反,变成了少数人牟利、腐败的工具,从而导致非法煤炭生产泛滥,超载运输失控。没有监督的制度反而不如没有制度。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应松年:因为现在,苍蝇比较多,到处都是,我们拍苍蝇的力度远远不够。就是我刚才说的,我们这个监督制度没跟上去。这个监督制度就包括了,你主动去查,像这种事情也不难。包括了当事人受到这种乱来(乱罚款)以后,他可以去告,这两方面都可以。

而在和大同市煤炭工业局、大同煤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交谈当中,发现,对于包括煤炭运输在内的公路管理体系如何变革,他们也充满了期待,李钧和李文全也盼望改革,但比改革更实际的,是生存问题。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纪委书记李文全:煤检站取消了职能以后,什么收费都没有了。整个队伍大概有三万多人,这个队伍怎么弄。这都是正式职工,全都是正式职工,怎么办,谁养活。省里面我估计也在研究,怎么过渡。

大同市煤炭安全纠察队队长李钧:得有一个过程。

【半小时观察】

从一月份到四月份,多路对山西大同道路运输的执法状况进行了采访调查。采访越深入,越能深刻感受到围绕煤炭生产、运输形成的道路乱罚款现象依旧严重,沿途货运的司机深感无奈。

在部署全国交通运输公路执法专项整改工作时,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提出,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对交通运输公路执法工作进行大排查、大检修、大扫除、大整改。

但可以看到,在部分地区的道路执法部门和执法人员眼里,马路依旧是他们个别部门、个别人的提款机,党纪国法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即使是在主管部门为期三个月的全国整改行动期间,个别道路执法部门和执法人员也是毫不在乎,我行我素。

每一个货运司机都欢迎主管部门壮士断腕的勇气,但法律和政策真正要落实到每条马路上,更多需要依靠的,还是各地各级主管部门的共同努力。一分部署,九分落实,落实的情况如何?国法是不是真的记在了心里,我们期待着真正的答案。

原标题:曝山西煤检乱象:黑煤交钱即放行检查站形同虚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网络营销有哪些方法打牢基础
微店官网首页
在微信里怎么开微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