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太玄逆神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善圣城

2019-10-19 01:11: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太玄逆神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善圣城

燕云城一路疾驰如风,这一日来到了一座城,在他的印象中,这里应该是一座名为泗水的小镇子,还有一个为他立建生祠的大善堂才对,可现在城墙高耸,上面镌刻的是‘大善圣城’四字。

他还注意到,进进出出的行人不是一身白衣,就是一身黑衣,每个人脸上皆充满了无比虔诚之色,而且白衣与黑衣泾渭分明,隐隐中似乎还有一股相对之意。

手拉着小雪,燕云城准备跟随人流入城,可刚到城门口便被一白衣人和一黑衣人给拦住了。

“此乃大善圣城,非善家弟子不可入内,速速离去。”黑衣人语气甚是不耐。

燕云城眉头微挑,开口问道:“我记得此处应该叫泗水镇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座大善圣城?”

“休得胡言,圣城不容亵渎,赶紧离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黑衣人听后立即呵斥道。

“这位善人可能不知道,大善圣城以前确实叫做泗水镇,可是自云城善主降临,传法布道,后经四位善使大人传播,此地便成了所有善家弟子心中的圣地,每日到此朝圣膜拜之人络绎不绝。”

白衣人倒甚是和气,满脸堆笑,此中还瞟了黑衣人一眼,替燕云城仔细的解释着。

听了白衣人话语,燕云城真是哭笑不得,当初为他立建生祠他已经够惊讶的了,如今竟然闹出这番更大的动静来,完全没料到当时临时起意的恶作剧,会产生这般大的效应。

“不知四位善使大人现在何处?”

燕云城此时对当初那四个干着谋财害命营生之人,突然升起了极大兴趣,这是绝对的人才啊!

“哼,善使大人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可笑至极!”

黑衣人听见燕云城的话语,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神情语气极为不屑。

白衣人倒是挺客气,依旧满脸笑容,说道:“善使大人们正一心一意研读善法,是不轻易见人的,我成为善家弟子这许久,也未曾得见四位善使大人真容,但真是遗憾啊!而且善人你还不是善家弟子,是无法进入大善圣城的,更别说见善使大人了。”

“那要如何才能成为善家弟子呢?”燕云城问道。

“很简单,只要在云城善主法像前行三跪九叩之礼,取得云城善主认可就行,善人若是来皈依大善的,我可以接引你入我大善。”提到云城善主,白衣人与黑衣人皆是一脸的虔诚。

燕云城脸上却是露出了怪异之色,他若是皈依岂不是要自己给自己磕头,想想都觉得太过滑稽可笑了,当下便与白衣人对付几句,拉着小雪就离开了。

他趁人不注意将一位身穿白衣的善家大个子弟子给敲晕了,然后给拉到了城墙的隐蔽处,对着晕过去的大个子说了一声抱歉,一股脑将大个子的白衣给扒了下来。

燕云城心念转动,身形与面容急速变化,刹那间就变成了后磊的模样,扒下来的白衣刚好合适。

“大锅锅,为什么你变化的都是这么丑的人啊?难看死了!”

小雪一脸的天真,眼中充满了不解,燕云城则是一脸黑线,想象着若是后磊与盘古屠听到会是怎样的表情?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

“哼!”

燕云城随意的对付了一句,不想惹的小雪直接小嘴嘟起,嘟起的小嘴都能够挂瓶子了,转过身去不理睬他,他是好一阵哄才算是取得了小雪的原谅,燕云城顿感比大战一场还累,此刻才算是明白蓝河当时的境况了。

将小雪重新打扮了一番,拉着小雪,燕云城再次出现在大善圣城外,混在人群中往里走去,这回那一黑一白之人倒是没有再出手阻拦,不过那白衣人眼睛扫过燕云城的时候,眼中有了一丝迷茫。

“护法大人?”

白衣人喃喃自语,等他抬头再看过来的时候,燕云城拉着小雪早已走远了。

城中的布置已于当初大相径庭,街道十分宽阔,可容廿十辆马车并驾齐驱,街道很长,可以燕云城的修为,一眼便望见了尽头。

在街道的尽头,有着一座宽阔无比的广场,在广场的正中央,一座高逾百丈的巨大雕塑矗立,雕塑双手张开,与燕云城的模样一模一样,不过是脸上浮现的是大慈大悲、悲天悯人之像。

在雕塑的四周此时围坐了密密麻麻的人,所有人双眸紧闭,口中低诵经文,神情虔诚无比,黑白分明的围成一个圆圈。

雕塑背靠着一座大山,在大山之巅,一座宏伟的殿宇赫然伫立,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令人肃然起敬,殿宇大门之上赫然镌刻着‘大善堂’三字。

“当!”

一声悠扬浑厚的钟声,蓦然自山巅如如涟似漪般传荡开来,直接落在众人心上,原本还在默念经文之人同一时间睁开了双眼,纷纷自地上站了起来,神情狂热的看向了山巅方向。

大善堂厚重的大门,訇然大开,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自其中走出来

“是善宗大人!”

“没错,是善宗大人!”

“真是太幸运了,没想到今日竟然还能见到善宗大人。”

……

底下众人顿时沸腾了,热烈情绪一时间达到了顶峰。

“咦!”

燕云城不觉发出惊疑之声。

一黑一白两道身形,步履不疾不徐,却如行云流水,两人身上一股悲天悯人的气息自然而然流露,然人不自主的心境平和,向善之心无法控制的滋生漫涨,就凭那四个普通人起家的大善堂绝不会有如此手段。

燕云城眼中精光闪过,心中暗忖,看来大善堂是发生了些什么?

“善宗大人!”

“善宗大人!”

……

霎时整个大善圣城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之声,声震寰宇,响遏行云。

“诸位善民,今日是二位善宗大人讲经之日,在他们讲经之前,我有话说。”

人群中走出一位身着白衣之人,白衣人朝着两位善宗深深行了一礼,然后开始了讲话,看来身份也不低。

“是谁劝诫我们一心向善?”白衣人朗声高呼。

“善宗!”底下众人异口同声。

“是谁教授我们经文?”

“善宗!”

“是谁带领我们铸就大善圣城?”

“善宗,善宗!”

……

白衣人一连串的发问,彻底引爆了所有人的情绪,高涨情绪如火如荼,呼喊声越来越响亮,最后更如旋风一般,传出很远很远,而燕云城的眉头趋势皱的越来越深了。

“请问各位善民,我们一直朝拜的云城善主,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此句问出,原本沸反盈天的广场顿时陷入了死静,所有人皆都面面相觑,开始出现茫然。

“什么也没有!”

在短暂的死寂声中,一道声音响起,显得极其突兀,此人身穿黑衣,有了第一人的发声,死寂的氛围瞬间被打破,众人开始纷纷议论起来,而且议论声越来越大,最后一片喧嚣。

“打到善主,拥护善宗!”

一道盖过所有喧嚣的声音,霎时在广场中间响起,随即不断有同样的声音响起,正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附和之声越来越多,一些本来还有所犹豫之人,顿时被其他人的情绪感染,开始高声呼喊起来。

短短时间里,呼喊这种口号之人如星火燎原,越来越多,最后只剩下这句口号在空中回荡。

燕云城眉头皱的更紧了,目光扫向两位善宗,两人虽然保持了先前的神情,可嘴角不经意扬起的弧度,还是被燕云城看得真真切切。

“推到神像!”

有人高呼,被煽动情绪的众人彻底失去了理智,开始朝着燕云城的雕塑下手。

“你们不能这么做,不能!”

就在众人朝着燕云城的雕塑围拢的时候,一道嘶哑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刺耳。

燕云城看了过去,待看清来人,他的心中莫名一震,这人他认识,正是当初大善堂中高呼善人大人降临的名叫老倔头的老人,此刻的老人手拿着一把扫帚,神色狠厉的挡在一众人身前,阻止他们推到燕云城的雕塑。

“老倔头,你干什么,快让开?”说话的依旧是那个领头煽动众人的白衣人。

“二狗子,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你不得好死,想要我让开,除非从我死。”老倔头情绪激动。

“哼,你再不让开,可别管我不客气了。”白衣人脸上露出阴狠之色。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的那些事,等云城善主降临的那一日,便是你们的末日,哈哈哈……”老倔头说道最后,怒极反笑。

“给我上。”白衣人终于是恼羞成怒。

“二狗哥,我看还是……”

“少他娘的废话,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若是惹恼了善宗大人,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

有人于心不忍,出口替老倔头讲情,可是被白衣人直接给打断了,还威胁他们动手。

“为了善宗,大家跟我上!”

白衣人顿时大喊一声,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原本踌躇不前的众人,听到白衣人的号召,一股脑的便朝着老倔头冲了过去。

“嘭!”

“啊……”

就在白衣人就要临近老倔头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他直接被老倔头一扫帚给直接抽飞了,而且老倔头似乎如有神助一般,一把扫把抡动如风,靠近的人顿时不断被扫飞,痛嚎声顿时响成一片。

福州白癜病医院
宁波牛皮癣医院
信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福州白癜风
宁波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