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错位的信仰封建迷信生意经

2019-09-13 20:36: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为死者配阴婚、生病不求医、信仰伪宗教,很多人在这些封建迷信的陋习活动中,迷失了自我

 

 

为给已故前夫 配阴婚 ,山西泽州县女子卞秘赛伙同另外 人,盗取了该县女性死者段某金的尸骨。不久前,4人被判刑。

阴婚 也叫 冥婚 ,民间指为死去的人找配偶,随着社会发展,这一古代旧俗早已被时代摒弃。但近些年,该陋习又在一些地区兴盛起来,山西、陕西、甘肃、河南、广东以及江浙等地较为严重,办场阴婚的花费,少则数千元,多则十几万元。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悉,卞秘赛就是深受这种陋习影响的人。她前夫冯某去世后,自己和段晋阳、张末屯、冯少雄预谋,准备去泽州县李寨乡杜河盗窃死者段某金的尸骨。

经过一番准备,2016年7月6日晚上10点多,卞秘赛、张末屯乘坐冯少雄驾驶的小轿车,段晋阳驾驶二轮摩托车,沿周犁公路行驶至泽州县李寨乡高会村路边。因道路狭窄,卞秘赛、冯少雄在车内等候,段晋阳、张末屯携带编织袋、洋镐等作案工具来到段某金的墓地,将其尸骨盗走,与冯某合葬在一起。

几个月后,段家人报案。最终,4人不仅被判刑,还赔偿段家4万元。该案特殊之处在于,卞秘赛等人并未将盗取的尸骨拿去卖钱,而大多数盗尸者专门做阴婚生意,并且形成了地下市场。

更严重的是,由封建迷信催生的利益链,不仅有冥婚,还有很多形式的犯罪活动,无时无刻不 套路 着少数愚昧群众。

 

阴婚 中的盗尸生意

 

买卖尸骨,在很多地区已是公开秘密,各地价格也不相同。

2017年4月1日,内蒙古 察布市农民郭天(化名)电话联系薛保(化名),欲购买女性尸骨,称为白某死去的男性亲属配阴婚。

薛保谎称,察右中旗大滩乡已死去的李某是自己姐姐,可以为之配阴婚,但要对方答应事成之后付1万元好处费,才肯告知坟墓位置,郭天答应了。

随后,郭天雇佣王某、张某,于4月2日凌晨,由白某驾驶汽车共同前往李某墓地。在路上,薛保害怕事情暴露,说出了李某和自己没关系的事实。

郭某并没在意,因为他们也是尸体生意人。

几个人到达墓地后,郭天与王某、张某用铁锹、洋镐将李某坟墓口挖开。

在他们进入墓穴准备搬运尸体时,郭天通过墓穴形状大小及棺材的摆放位置看出了死者是有亲属的,但仍未终止行为。

疯狂的三人将尸体从墓穴内搬出后,用红色布袋装入汽车后备箱内,于当日将尸体运到察右中旗义发泉丁计河村,卖给村民张某,给其死亡的哥哥配阴婚,并收取对方2.2万元。

事后,郭天付给王某600元、张某2500元、白某2500元,自己分得赃款8400元,还给了薛保1万元好处费。在陕西,配阴婚的尸骨价格,要高于内蒙古一倍多。

2016年12月10日凌晨,延安农民张俊清(化名)在宝塔区川口乡刘渠山上,将其妻妹冯晓莲(化名)坟墓挖开,将尸骨盗走。

经中间人任某介绍,张俊清以4.8万元价格,将尸骨卖给子长县玉家湾镇田某家,给其儿子配了阴婚。案发后,冯晓莲尸骨被追回,并由张俊清家属出资安葬在仙鹤岭公墓。

记者调查得知,在尸骨买卖地下市场,遗体价格多根据其新鲜程度、下葬时间而定,死亡时间越短,价格越高。

在河北一些农村,刚去世的遗体已卖到10万元以上,有时因需求太大,还会出现竞价情况。在供不应求时,陈年尸骨也会成为不法分子的猎取对象。

依据刑法规定,盗窃尸体、尸骨罪最高才可判处 年。在司法实务中,涉案人员均又多被判缓刑,这样一来,很多不法分子不惜频频犯案。

如,山西文水县农民梁毅、张会忠,将张润成等人在一年内盗取的 具尸骨进行了售卖。其中一具尸体,因很久无法找到买家,还被存放在霍州市殡仪馆。

另外,盗取尸骨的人,大多会将墓坑填埋,以至于不少受害家庭,多年间发现不了先人遗骨被盗的情况。

 

大神 治百病

 

比 配阴婚 陋习更严重的是封建迷信,其渗透面不仅仅在乡村,很多城市居民也深受其害。不久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判决了一起因此导致的命案。

刘霞(化名)家住高碑店市,2016年5月28日,怀孕三个多月的她觉得自己有流产征兆后,于是马上给在北京工作的丈夫王迎春打电话。

急匆匆回家的王迎春,发现妻子并没去医院,而是让村里一个叫刘海(化名)的人在家治疗,但刘海并不使用医学手段,而是不停地念 咒语 。

他还在现场写符、烧符、撒硬币,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刘梅也未好转。5月29日早上8点,刘海又进屋发功、念咒,还用茶杯接了白开水(说是药),让刘霞喝。

实际上,刘海从当年5月1日开始,就用同样方式为刘霞治病,并已骗走 000多元治疗费,病情迟迟不见好转后,刘霞的姐姐刘秀平开始怀疑刘海。

5月29日,刘秀平同样使用了迷信方法对付了刘海。据刘秀平介绍,案发当日9时许,刘海给妹妹发功保胎过程中,她一直感觉是骗局,但她没求助司法,而是产生了杀掉刘海的想法。

后来,刘秀平一脚将刘海踹倒在地,坐在他身上,跟家人说刘海是黑狗, 冲咱家钱来的,不弄死他,他就把咱家老的少的全扫平了 。

紧接着,刘秀平让刘喜中、王井芬、王迎春按住刘海,她先接过让王井芬递过来的缝纫机针,扎入刘海脖颈处,又让刘喜中用凳子砸刘海头部,最后她拿一把黑色剪刀扎入刘海脖颈并转动,致其死亡。

次日凌晨,刘秀平和刘喜中、王迎春将刘海尸体抛至固安县渠沟水闸路边,还伪造了车祸现场。最终,涉案人员均被判刑。

民间利用封建迷信骗钱财行为很难杜绝,且五花八门。而所谓的 高人 多是以迷信方式替人治病,或赶鬼。被判刑的陕西勉县农民王顺利就是如此。

从司法机关材料来看,王顺利最早犯案时间为2015年8月。当时,他先在宁强县胡家坝镇向家沟村一组村民刘全恩家,利用 安香火 为其治病为名骗取现金280元。初次尝到甜头后,2016年1月,他又以 安香火 方式,在胡家坝镇向家沟村一组村民向秀芳家,以给子女圆婚为名骗取向家现金 00元。

王顺利的疯狂行骗是在2016年2月份。当月,他均以 安香火 治病为名,在宁强县胡家坝镇多个村子行骗,先后共诈骗6880元。

类似 大神 还有一种常用的骗人方式就是,编造神鬼谎言,替人消灾。 省图们市群众石晓棠就从事该工作。这个中专文化程度的女子,在2016年4月8日,先以给张某设佛堂的方式骗取其4000元。

4月22日,石晓棠以自家 小蟒花 仙与张某家 狐仙 孩子玩麻将为由,骗取张某 500元。5月末的一天,石晓棠以 黄仙 上身方式,再骗取张某 00元。6月10日许,石晓棠以继续替张某打理仇仙消灾的方式,骗取张某6000元。

除此之外,还有以封建迷信实施连环骗局的。湖南省桂阳县农民曹阳(化名),曾在桂阳县太和镇太和圩市场附近,伙同黄某以找神医化灾为由引诱被害人张某,寻找到早已等待在太和中心小学门前的 神医 汤某。

曹阳利用张某封建迷信心理,称他家有血光之灾,要用 金子去邪,钱保命 方法才能破解,并让他拿家里的钱财画符。随后在汤某安排下,张某带领汤某、曹阳来到太和镇神下村新屋场组村前,诱骗张某从家里将 900元现金和一副金耳环装入塑料袋以备画符时用。最后,汤某以作法为由引开张某注意力,曹阳将张某装有钱财的塑料袋,调换成装有废纸的塑料袋。事成之后,曹阳分得赃款500元后消失。直到去年6月16日,曹阳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邪教 洗脑术

比起社会上的 大神 利用封建迷信骗人,邪教在农村的蔓延更应引人注意。

多年来,国家打击了不少邪教组织,但仍无法斩断该市场蔓延。

不久前,被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 三赎基督 (又称 门徒会 )案,就极具典型。记者也对该组织进行过深度调查。

门徒会 最早由陕西农民季某于1989年建立。1995年11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将其定性为邪教组织后仍有人狂热 信仰 。

另外,各地叫法也有不同,有的沿用了 门徒会 ,有的称其 三赎基督 或 三赎教 。无论什么名称,该组织内部层次分明,组织严密,从上到下分总会、大会、分会、小会、小分会、分会点、教会共7个层级,每级组织又分别下设7个下层组织,称为 七七建制 。

各级组织负责人统称为 执事 。各级组织都要在所辖区域内挑选最可靠的成员设立 三点家庭 ,即 接待点 保守点 联络点 ,以方便活动联络。

该组织在近些年发展,有个关键人物叫孟彩龙,1995年8月,他经人介绍加入 三赎基督 组织,当时他在潼关文峪煤矿打工。

因我患有胃病,当时跟我一起打工的河南工人老张,具体姓名我不知道,他看到我病后,他就给我介绍引导我信奉加入 三赎基督 ,后来我就信了,慢慢的我的胃病就好了。 孟彩龙说。

后来,经过他不断发展别人入教,到201 年6月,开始担任镇安小会执事,与刘林(化名)、刘松(化名)构成镇安小会三肢体。

孟彩龙主要负责管理任命位于商州的5、6、7号小分会,并向分会不定期进行 传教 。

还有个关键人物常功全,他在1991年加入 三赎基督 组织,后担任镇安县木王分会点执事,发展张某、吴某、马某、张某某、马某某等8人,作为镇安县木王镇8个教点。

2015年,常功全被 上级 派往商州,经孟彩龙任命,同李卫锋等人担任商州5号小分会执事,负责教会的聚集、传教工作,后经孟彩龙批准,将其在商州区 丹江春晓 楼下经营的便利店作为商州开展邪教组织活动的联络点。

身为女性的李卫锋2007年加入 三赎基督 。2015年,担任执事后,主要负责刘湾、杨峪河一带的教会聚集、传教、分会点执事任命等工作。

据悉,很多人加入 三赎基督 都是为了治病,李卫锋也是如此。她说自己当初入教,是因为婆婆得病, 丈夫的弟弟精神病严重复发,家中各种事情缠身,我非常困惑。

2007年 月份,她和婆婆到商洛医院看病时,遇见一个李姓高个男子,男子给她传了 三赎基督 ,先后大约教了她几年时间。

学成后,李姓男子让李卫锋当上小领导,任务是发展教徒,具体操作流程是,先讲道,后灌输生病不求医的理念。

李卫锋也有顾虑,她后来以 李瑞英 或者 李卫卫 之名开展传教。在其发展的一个教徒的讲述中,基本可以窥探到邪教组织的洗脑过程。

这位赵姓教徒,说他到西京医院看病,排队等待期间遇见一50多岁的陌生女人, 给我说信奉一个神,就可以保平安,并且病很快就好起来。

陌生女人将李卫锋的联系方式告诉了他,看完病回到商州后,他联系了李卫锋。

李卫锋很快找到他家,给其讲了有关 三赎基督 教会以及一些道理,并让他在家里悬挂了十字架, 还给我一本 爱的命令 ,让我们学习,学完之后就烧掉了,并说道是神,不能随便乱放。

赵姓人士觉得李卫锋说的都是让人行善的话,就和女儿信奉了 三赎基督 。直到该组织成员被公安机关抓捕,他还觉得 三赎基督 没有错,很多教徒也是这种心态。

不久前,该案在庭审时,几名被告人也不想承认过错,他们还称,不知道 三赎基督 是邪教,也没教人作恶, 没有对抗党和政府法令,破坏法律实施的内容。

但法院经过认真调查后,仍将这些人以构成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

冠心病最好治疗方法
小孩子发高烧
汉森四磨汤适用人群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
分享到: